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你见过几座凯旋门?

2022-12-07 16:57:06 2005

摘要:你参观过凯旋门吗?凯旋门在哪里?这还是问题吗?巴黎呀!我去过多次了。我在手机讲座热身的小问卷填空处,不加思考地点击下答案。但接下来的答案让我汗颜了。在周日举办的北大八零纵横讲座系列讲《凯旋门的野蛮历史》中,主讲人何端峰用温和的语气娓娓道来,...

    你参观过凯旋门吗?

    凯旋门在哪里?

这还是问题吗?巴黎呀!我去过多次了。我在手机讲座热身的小问卷填空处,不加思考地点击下答案。但接下来的答案让我汗颜了。


在周日举办的北大八零纵横讲座系列讲《凯旋门的野蛮历史》中,主讲人何端峰用温和的语气娓娓道来,从一座座凯旋门的历史故事和人物,打开了一扇扇大门,令人茅塞大开:世界上并非只有一座凯旋门,也不止一个国家有凯旋门。


何端峰是谁?“他是我大姐的大儿子,我的外甥。“新梅介绍说,何端峰本科毕业于北大物理系,后留美读硕士博士,现居美国纽约长岛。


新梅家的人个个都有艺术基因。她的这位广东大外甥是“非典型理科男”,五官鲜明深目高鼻,很典型的新梅家人。


大学时期的何端峰身体瘦弱,为了锻炼强健的体魄,无论寒冬盛夏,他周末回家都是骑自行车往返,一年四季坚持冷水浴,身体渐渐强壮起来。



大学毕业后,何端峰留学美国,从理科转身工科,在图像处理领域拥有多项专利。他兴趣广泛,业余时间喜欢研究人文艺术、哲学历史,作诗填词,并积极尝试古诗英译。他用中英文写了大量散文、游记,还义务为同学们开办音乐欣赏讲座……自《八零纵横》开讲以来,他一直义务担任技术支持,默默奉献。


据新梅说,何端峰患血液病多年,需要长期服用药物控制病情,但他很少提及自己的病情,而是带着子女积极参与各项公益慈善活动,为血液病协会募捐,关心社会弱势群体。

从童年时代起,两个孩子就常常随父母到欧洲自驾或回国观光,自小便浸淫在丰富多元的文化氛围中。如今,两个孩子一个读哈佛,一个读麻省理工。


一个令人尊敬和羡慕的温馨家庭。


北京时间上午9点,讲座开场。


凯旋门和德胜门的功能一样吗?


• 拿破仑和君士坦丁有什么相似之处?


• 罗马皇帝以什么为最高荣誉?


• 罗马皇国的皇帝是世袭的吗?拜占庭帝国呢?


• 罗马帝国参议院是橡皮图章吗?


我的眼睛追随着远在纽约的何端峰,沿着他PPT指引的方向,从凯旋门出发,行进在巴黎、罗马、威尼斯、君士坦丁堡的大街小巷,走过一座座饱经风霜的凯旋门,穿越欧洲2000年历史长河。


我的耳朵静心聆听何端峰,他以独辟蹊径的角度,讲述一连串惊心动魄、趣味横生的历史故事。


这位图像处理专家的准备工作做足做细,借着精美的雕塑,将隐藏在凯旋门背后野蛮残酷的一面,展现在听众眼前。


我第一次看到了古罗马的凯旋门:君士坦丁门、塞维鲁门、提图斯门……这些凯旋门既彰显了古罗马的辉煌,也记录了战争的残酷,同时展示了古罗马帝制的构成,以及为争夺皇位,同侪、手足之间的互相残杀。文化、艺术的变迁,也通过凯旋门上的雕刻一一展示在眼前。


我跟着何端峰的指点,看到门上的石刻:Damnatio Memoriae(清除记忆的刑罚)。


在讲座的最后,何端峰又把听众带回到繁华的巴黎,在贯穿大小凯旋门的中轴线香榭丽舍大道的延长线上,看到位于巴黎拉德芳斯那座巨大的建筑物,那是20世纪的凯旋门。


我也曾经几次去拉德芳斯,采访一些设在那里的企业,如道达尔公司总部等。


新梅对这个大外甥的讲座评价说,语言比我想象的流利,显然做了不少准备,平时说话并不是太流利。


在国外多年,又是广东人,在我听来,他的普通话已经相当标准了,而且我还听到了一个许久没有人说的词”人比较挫“。


因新冠疫情阻碍了我们游学世界。何端峰借助凯旋门这个话题,带领听众穿越两千年历史,关注欧洲的建筑、艺术、历史、政治及宗教,体会这段时期社会伦理和美感的发展变化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