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对比巴黎塞纳河、伦敦泰晤士河,上海苏州河水上旅游何时能重启?

2022-11-29 00:12:55 226

摘要:水上游船是国际大都市打出的一张旅游大牌。巴黎塞纳河、伦敦泰晤士河、维也纳多瑙河的游船观光体验,成为无数游人心中难忘的美好城市印记。什么时候,我们也能登上苏州河的游船,一览两岸风景?几年前,普陀区曾做过尝试,在苏州河上开设了一条水上旅游航线,...

水上游船是国际大都市打出的一张旅游大牌。巴黎塞纳河、伦敦泰晤士河、维也纳多瑙河的游船观光体验,成为无数游人心中难忘的美好城市印记。什么时候,我们也能登上苏州河的游船,一览两岸风景?

几年前,普陀区曾做过尝试,在苏州河上开设了一条水上旅游航线,航程从丹巴路码头开到外白渡桥,后因种种原因停航。昔日的航线,如今只剩下了几座孤零零的码头。

假日里记者探访这几座老码头,同时也翻开了历年的代表建言录。

过去十年,为这条水上旅游航线建言的人大代表有不少,甚至一度联名提交相关建议,但如代表所言,“当时条件还不成熟”。

随着苏州河42公路岸线的贯通开放,“水上旅游”再次进入代表的议政视野。

“现在时机到了!”市人大代表胡晓丽说,苏州河贯通开放后,配套设施逐渐完善,简单地在滨水观赏风景已经无法满足市民和游客需求。他们希望不仅能观水,还能亲水。

那么,苏州河水上游览有重启的可能吗?曾经废弃的码头能否激活、苏醒?

废弃的码头

平静的河面,几只水鸟在盘旋。亲水平台延伸出的护坡上坐着一位垂钓者,手执长杆,凝神闭目。不远处,亦有两位垂钓者,各自占据着平台的一角。

桅杆处挂着标牌“游艇专用码头,请勿擅自停泊”,码头最大的泊位处一左一右停放着两艘巡逻船。一切都静悄悄的,很难想象这里曾是热闹的丹巴路码头。

“码头已经停用三年多了。”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上个月,停在这里的游船被拉走了。码头旁的苏州河工业文明展示馆正在修缮,外围的绿化在施工,硕大的挖土机正在作业。

静悄悄的丹巴路码头

五六年前正是丹巴路码头的高光时刻,这里是苏州河水上旅游航线的起始站,一度也是市民游客的打卡地。白先生还记得当年专程从浦东跑过来买票坐船的情景。“船不大,十多个座位,大家都想坐着看看苏州河两岸风景。”

码头上废弃的船只圆形部件,里面长出了苇草

如今,丹巴路码头成了废弃的一角。有的地方已锈迹斑斑。岸边散落堆砌着几只废弃的船只圆形部件,里面长出了苇草。走出这片区域发现,当初配套引入的44路、766路公交的终点站依然在运营。

古北路桥下的游艇码头

相比丹巴路码头,古北路桥下的游艇码头要簇新得多。走上古北路桥,远远就能瞧见河岸上一片郁郁葱葱,几幢青砖红瓦的老房子坐落其间,这是上海游艇会码头。工作人员介绍说,这个游艇码头由法国名师设计,2009年初,相关设备从法国本土运抵上海,安装下水,并精心修缮。码头有21个固定泊位、5个临时泊位,但是没有一艘船,几个孩子正在码头边上的空地放风筝,另一边有几个人坐在河边垂钓。码头旁边是苏河驿站,一位居民说:“早几年还看到有游艇停在这里,之后就没看到了。”

当年的水上旅游航线,昌化路码头亦是重要一站,但是这个码头已经拆除。记者前往探访时,只见昔日的水上旅游中心正围起来施工建设,从对面的中远两湾城望过去,当年的昌化路码头只剩下三个大桩子。附近居民告诉记者:“老早阿拉登过这里的码头,从这里坐船可以到外白渡桥。”

昌化路码头只剩三个桩子

据观察,这段苏州河贯通后的人气非常高,元旦当天,成群结队的市民游客在河边散步、拍照,附近的莫干山路M50、天安千树成了大家的打卡之地,可是还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这里的码头?

位于梦清园环保主题公园的梦清园码头,有人定时养护,有时也有游船停泊,但是码头依旧是孤零零的,亲水平台上几乎没有人走动。而离这里不远的西康路码头,也是一幅寂寥的景象。

转了一圈发现,苏州河现有几座码头基本处于停用状态,节日里尤其显得冷清。

当年的大手笔

开辟水上旅游航线,曾是普陀区开发苏州河的一个大手笔。

苏州河观光游船最早于2010年4月对外开放,当年8月,还开通了夜航线,一度还上了新闻头条。数据显示,到当年年底,总航班数为351班,接待游客近2万人次。而到了2012年,苏州河因实施底泥清淤,游船一度停航。

2013年1月,市人大代表陈敏联名17名人大代表,在两会上提交一份关于发展苏州河水上旅游的建议。这位曾在普陀区建委、发改委、长风集团等多部门工作过的代表,第一条苏州河水上旅游线路就诞生在他手中。

陈敏认为,苏州河水上巴士的困境在于缺乏统一规划,光普陀一区难以支撑整条航线。

这种各自为政的局面从名字就可看出,每个区对苏州河的叫法根据各自特色命名,比如长宁叫“苏州河第一湾”、闸北(后并入静安区)叫“苏河湾”、普陀叫“苏河十八湾”、静安叫“蝴蝶湾”。

号称“苏州河水上巴士”,却仅仅是普陀段的水上巴士。这条航线横跨6个行政区域,但无法停靠四行仓库等著名景点。“航线如果可以与静安、虹口等区达成一致,出普陀区后能在沿河著名景点停靠,游客就能看到更多旧工业遗留和近现代优秀历史建筑。”陈敏坦陈,由于各自为政、清淤停航等因素,水上巴士游客并不多,线路的状况并不好。

丹巴路码头引入44路公交终点站

这份联名建议,承办部门很重视。一年多后,2014年4月29日,苏州河水上旅游复航,并延长了航线。复航后的行程可分丹巴路码头至昌化路码头、昌化路码头至外白渡桥以及丹巴路码头至外白渡桥三段,全程往返约需3小时。此次复航码头周边还增加了交通配套,丹巴路码头引入44路和766路公交的终点站,便于游客前往码头登船。

市民陆女士还记得当时的票价:从丹巴路码头至外白渡桥码头单程120元、往返200元,夜航票价加价20元,儿童和老人可享票价优惠。“我带着外地来的朋友乘过两次船,夜航线的岸边灯光挺好看,但也谈不上有多惊艳。”

接力建议

复航后的这条航线并不顺利,由于种种原因,苏州河水上游览频频中断,一方面企业客运能力严重不足,入不敷出,另一方面,2014年底北横通道施工,对苏州河游览造成一定的影响。

“我们不太甘心,现在回过头来想,当时条件确实还不成熟。”陈敏说。彼时,苏州河沿岸开发景点偏少,层次偏低,不能做到水岸互动、商旅互动,已有的题材未能挖掘和利用。一些苏州河畔成片厂房被拆除,游客不能看到昔日繁华的实景,又无处可寻觅反映这段辉煌历史的踪迹。设施配套也跟不上,航线虽延伸到外白渡桥,但没码头可靠。已有的昌化路码头和丹巴路码头交通不太方便,候船设施及商业、生活配套几乎空白,无法满足游客最基本的需求。

2016年1月,陈敏代表再次提交建议,在他看来,新一轮苏州河两岸地区发展,必须突破各行政区“零敲碎打”式的传统开发模式,要在公共交通、商业及生活一条龙配套设施上下功夫。

记者查阅到,当年,主办部门市住建委给他的回复是“计划解决”。彼时,受北横通道的建设施工影响,丹巴路码头至昌化路码头已不能通航,苏州河水上游览观光项目处于停滞。“计划”二字看似遥遥无期。

2018年,市人大代表李富荣也注意到了“苏州河”旅游开发的价值,当年两会,他提交了一份关于“苏州河水上旅游”的建议。当时,苏州河沿线已划定3片历史文化风貌区、102余处优秀历史建筑(含历史桥梁)。那段时间上海新增了250处风貌保护街坊。其中,苏州河两岸涉及有42处风貌保护街坊,涵盖里弄、工业遗产等多种类型。李富荣认为,苏州河沿岸有着丰富的历史人文景观,而水上旅游是阅读这些景观的打开方式。

“开设水上旅游专线是大都市的通行做法。”李富荣曾游历过巴黎塞纳河、伦敦泰晤士河,这些河流都设有水上观光游船。“塞纳河上透明的观光船非常漂亮,每艘船都有2个甲板,其中一个为全玻璃封闭式甲板,适合夏季冬季观光。”

塞纳河游船

李富荣对水上旅游做过不少考察研究,在他看来,苏州河水上巴士不仅是一条旅游线,也是一条通勤线。“苏州河经过上海中心城区,水面无密集船只和障碍物,且该河段受丰水枯水影响较小,如开通水上巴士,将发挥其畅通准确运行的优势。水上巴士的航速若能达到12-15节(约22.5-28千米/时),则远高于现有公交车的时速,将有力缓解陆上公共交通的紧张程度。”

如果将水上交通定位于通勤,这是否合适?市交通委曾在2015年末至2016年初开通试运营黄浦江水上巴士航线,当时定位就是满足通勤需求,但试水三个月就被叫停。

承办部门分析:受苏州河航道条件、跨河桥梁净空高度影响,原苏州河游览船船型较小,一般为15—20客位,行驶时速约5—6节,从运能、通行速度的角度来说,尚不具备开通通勤航线的条件。但承办部门也没有完全否定,他们答复代表:“在规划布局旅游码头的同时将兼顾通勤功能,将适时开展苏州河水上巴士的试点。”

不过,李富荣并没等到这个试点。

新的时机

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。

2020年底,苏州河中心城区42公里岸线实现基本贯通。上海又向世界级滨水区迈进了一大步。从这一年开始,关注“苏州河”的人大代表又多起来。

市人大代表胡晓丽(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首席主持人秦畅)在主持《市民与社会》节目中曾采访半岛花园小区居民。半岛花园小区曾经是苏州河贯通工程的一个“堵点”。起初居民一直未能就贯通方案达成一致意见。更新改造后,这里已经成为居民们交口称赞的沿河景观带。半岛花园小区党支部书记说,小区将近20年没有好好修缮,河岸边一度破烂不堪。现在不仅沿河步道焕然一新,还新建了儿童乐园、生态廊架、户外座椅,绿化、门禁等设施也跟上了,业主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同步提升。

“节目中,很多市民向我反映,站在苏州河两岸观光休憩游览的时候,看到的只是平静的水面,应该更多一些动态的美,是否能在苏州河设一条游览线路。”

“我觉得,现在时机到了。”胡晓丽说。2021年1月,胡晓丽提交了一份关于启动苏州河水上游览观光项目的建议。在她看来,苏州河全线贯通正带来很好的发展契机。过去各自为政、零敲碎打的开发模式成了过去式。随着周边配套逐步改善,沿岸的艺术馆、文化和工业遗存等场所将吸引更多的市民和游客。如果设置一条从外白渡桥到内环线的观光游览路线,加强水岸联动,就会像项链一样将滨水空间“串”起来,将苏州河和黄浦江联起来,让整个游程和水岸成为一个完整的城市空间。

元旦,昌化路桥上的市民游客

“这份建议提交后,主办部门组织的论证协调会我就参加了四次。”胡晓丽说。协调会上,各部门的讨论依旧激烈,有人提出,苏州河的桥大都比较矮,对船只大小有一定限制。有人说,苏州河承载着一定水利功能,河道比较狭窄,在前期改造中没有对码头等设施进行整体性设置;也有人提出,苏州河两岸贯通之后,只要稍作建设,游船乘客上岸将更便捷。

“尽管困难还是不少,但共识也在一步步达成。我能感到,大家都在努力做好可行性研究,苏州河上的水上游船和文化旅游很值得期待。”胡晓丽注意到,这一次她得到的办理回复是“解决采纳”。

去年11月,《上海市黄浦江苏州河滨水公共空间条例(草案)》提交审议,市人大代表,也是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副主任委员的李富荣在审议中提出,应该在法规中增加“集两岸通勤、休闲旅游等功能的水上交通”的内容。让他欣喜的是,“最后出炉的条例采纳了我的建议”。

最近,市住建委副主任,市“一江一河”办常务副主任朱剑豪带来进一步的好消息:此前市交通委已开展过苏州河码头岸线的相关规划研究,规划将旅游码头作为开展水岸观光、旅游交通、水上休闲等旅游活动的重要配套设施。

朱剑豪表示,苏州河中心城段内现在有昌化路、梦清园、西康路、丹巴路、北外滩等码头,此外规划新增黄浦外滩源、静安四行仓库等11处码头。码头主要可供旅游水上巴士、休闲观光游船停靠。如果按照规划全部实施完成,内环内设11个码头,平均间距约1.1千米,内环至外环间设5个码头,平均间距约1.5千米,这将为开通水上巴士、观光游船提供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。

“停用的老码头终将激活,到时,我们不仅可以在岸边‘观水’,还能乘上游船‘亲水’。”胡晓丽说。

旧时苏州河畔

记者手记:

把苏州河上的船“找”回来

文/王海燕

在巴黎乘坐塞纳河游船时,巴黎人很热情,岸上、桥上的人看到游轮会朝你挥手、打招呼,兴奋地大叫,船上的人也会热情地回应,向岸边挥手、打招呼,这种互相问好的水岸互动,让人觉得这个城市很亲切,水波潋滟中,巴黎的迷人又添了一分。

上海的苏州河也很迷人,老照片上的苏州河就是典型的江南水乡。上海居民老章告诉我,小时候,他常去苏州河畔,看从常熟、无锡划来的船只。码头十分简易,登船要小心走过又窄又长又晃荡的板条。船儿运走城市垃圾,送来蔬菜粮食。船行很慢,靠摇橹、竹撑,100公里行程需行三天三夜。

这些船后来消失了,“开门见河、出门摇橹”成了遥远的记忆。几经变迁,黑臭的苏州河完成了环境治理,岸线最长的普陀区动足了脑筋,一度把船“找”回来,在苏州河开辟水上旅游航线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最后不了了之,只剩下了几座老码头。

苏州河适合搞水上旅游吗?从先天条件来说,苏州河河道水浅、桥矮、码头配套设施也不齐全,之前的尝试也搁浅了。但从发展前景来看,“一江一河”滨水的贯通把最好的公共空间留给人民,也给了人民更多的期待。目前,苏州河滨水配套设施正在完善,一座座苏河驿站正拔地而起。之前可能只有普陀一个区很起劲,现在,沿河的每个区都把苏河滨水建设看作是一个莫大的机遇,我们也多了更加全面看待这条河的视角和眼光。

目前,长三角诸多城市都在水上大做文章,杭州、嘉兴、温州、南京等纷纷开辟“水上巴士”,虽也遇到冷热不均的问题,但水上旅游正成为长三角城市打出的一张文化旅游大牌。

水是城市的灵魂,是城市的竞争力,我们不仅有壮阔的黄浦江,也有烟火气浓的苏州河,它记录了上海由一个滨海渔村发展成国际大都市的历史过程。苏河十八湾、湾湾有故事,怎么把这些故事串起来,仅仅是竖个标牌、贴个二维码吗?还是有更好的打开方式?

假日里又去了当年的老码头,码头上静悄悄的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也许,如代表所言,时机到了。

栏目主编:王海燕 文字编辑:王海燕 题图来源:王海燕摄

来源:作者:王海燕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